必威-必威官网随行版-betway88

当前位置: 必威 > 必威-女性养生 > 正文

可我在千里之外没有办法给母亲买吃的东西必威

时间:2019-11-08 05:37来源:必威-女性养生
从日常生活的琐碎中思考人性,那便是读书的乐趣和意义。下面是转载文章:《天下的父母都睡在一起》1接到电话之后,父亲就要开始训练母亲。母亲说大白天的很难为情,父亲也没逼

从日常生活的琐碎中思考人性,那便是读书的乐趣和意义。下面是转载文章:《天下的父母都睡在一起》1接到电话之后,父亲就要开始训练母亲。母亲说大白天的很难为情,父亲也没逼她,就把训练放在晚上,关了院子门之后。父亲先在地上钉了三根木棍,又挂了三个脸盆,一个红的,一个黄的,一个绿的。父亲眯着眼睛笑了,拿着手电筒照着脸盆,训练内容很简单:红灯停,绿灯行。还老念叨着一句话,过马路左右看,要走人行横道线。母亲走着走着就走神了,父亲的手电筒照在红盆子上时,也没停下,这让父亲很生气。父亲说,你晓得啥是车祸不?你不顾惜自个儿,回头你还要接送孙子哩。父亲这样一说,母亲就打起了精神,训练了一个星期,没出啥差错,父亲开心地说,这下你能进城啦。夜里,母亲说,以前人家羡慕咱,儿女都有出息都在外头工作,现在咱羡慕人家,儿孙都在身边,热闹啊。父亲说,咱们养了两个客嘛,时常打电话,过年才上门。没想到这句话让母亲抽泣了起来,父亲立刻换了话题,说起孙子东东的可爱,这才止住了母亲的哭泣。那时候,还是10月,儿子打电话说,等过完年想接他们来汉口,东东要上幼儿园了,要人帮着照看,再说他们辛苦了一辈子,也该清闲了。地里的庄稼,家里的猫狗,村里的人情往来,没有一样能撒手不管的,这决定了俩人一同去汉口不可行,最后决定让母亲去。儿子不知道这个电话让心平气和的父亲母亲慌张起来,倒计时一样数着日子。2父亲没想到过完年,上汉口的人选变了。改变人选的是孙子东东,原因很简单,因为父亲会做木手枪和竹子水枪,这在东东眼里像是变魔术。爷爷太神奇了。临走那天夜里,哭着要爷爷去,怎么哄也不行。母亲把装好的换洗衣服从包里拿出来,父亲呆呆地看着母亲,母亲回过头来看看他,也没说话,只是安静地帮他收拾衣服。那天夜里,父亲母亲没睡着,好像有说不完的话。天快亮时,父亲幽了一默,说咱俩就像原来生产队的耕牛农具,包产到户时,让人给分了。母亲也笑了,你就成了抢手货了……儿子明亮干净的房子一方面让父亲迈不开脚,一方面又让他高兴,原来儿子住的跟电视里的一样好。儿子看出来父亲很拘束,让他就像在家里一样,想咋样就咋样。儿媳也说是啊是啊,不过,提了一个建议,不要在家里吸烟,还说了几句二手烟的危害,父亲点头称是。在汉口的第一个晚上,父亲没能睡着。虽然垫着电热毯,可还是觉得手脚冷。其实不是冷,而是身边少了母亲温热的身体。父亲准备洗碗,准备拖地,儿子儿媳让他歇着,和东东玩儿。父亲着急了,一天啥都不让做,太不像话了,于是就把陪孙子玩耍当正事了,给东东当马骑,陪他藏猫猫,东东开心坏了,他也开心坏了。东东上幼儿园了。父亲正式进入了角色,幼儿园离家一站路,走10分钟就到了,和东东招手说再见,父亲朝回走,在小区院子里坐一会儿,树开始发芽了,他想了想麦子的长势,突然想起来,他到底是没有收拾鸡圈,想着一群鸡争着像吃面条一样吃麦苗,母亲着急的样子,他笑了。3每天,父亲都想给母亲打电话,打了几回之后,母亲说,太费钱了。父亲说,那你打过来啊。这有点儿撒娇的语气让母亲笑了,要他啥也不要操心,地里的活儿做不过来会请帮工,让他安安心心待在汉口享福可父亲的心里很难安定,老想着可能过些天会好些。每次送完东东回到家里时,心总是莫名地一沉,会在电话机旁边坐一会儿,出一会儿神,有时会拿起话筒听一听,话筒里有静默的电流声,然后有阳台上抽支烟,朝远处看看,也分不清东南西北。母亲终于打来了一个电话,说是买了20只小鸡,清一色的白,听说能长成大个子。雨水不错,苞谷苗子出得齐整。然后母亲说,你也不打电话回来……父亲说,你不是说打电话费钱吗?母亲说,那你不会在儿子打电话时接过来说几句话?他扭捏了一下说,我就是怕娃觉着我……想你。母亲笑骂他不正经,这才进城几天就学城里人说话啊。他笑说,有人说老妻、老狗和钱,是这世上最忠实的三个朋友,我就是差点儿钱了。说完这句话,父亲灵光一闪,他想他可以搞点儿副业了。于是他从幼儿园门口捡起了第一个瓶子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生活中不是没有瓶子,而是缺少发现的眼睛。父亲慢慢地被瓶子牵着,脚步走远了。虽说有些胆怯,可更多的是欢喜,来回两小时,交到废品站最少也能挣两元钱。父亲神气极了,坐在公用电话房里给母亲打电话,说打1分钟只要两角钱,两个瓶子就够了。母亲夸了他,要他过马路左右看,要走人行横道线,又说看了天气预报,武汉的天气好,又说那群小鸡长得快,她给它们起了名字,都叫老白。父亲哈哈笑了起来。4父亲没有想到捡破烂时会遇到亲家母,当下都有些尴尬。父亲以为晚上儿媳会跟他说点儿什么,可是没有。等他睡下了,儿子坐在他床边问他,是不是一个人在家里太闷了?他说,好着呢。儿子也没多说什么,在他床头放了400块钱,拍拍他的背就走了。父亲一下就难过了,想着儿子在老家给他争了光,他却跑到城里给儿子丢了脸。转念又想,破烂也得有人捡嘛,又没偷又没抢。父亲又捡了几天破烂,就不得不停下。因为幼儿园的小朋友跟东东说,你爷爷是个捡破烂的。东东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在饭桌上,儿媳请求父亲不要再捡了。父亲说,再也不捡了,我这是有福不会享,农村话就叫狗子坐轿子,不服人抬嘛。他的自嘲,惹得东东笑了起来。父亲把那些零钱一张一张理好,给东东买了一个变形金刚,又悄悄地给母亲买了礼物。父亲的心随着麦子抽穗摇动起来,母亲说今年小麦长得好。他说他的手都痒了,他喜欢把庄稼抱在怀里头。母亲让他等东东放暑假了,跟儿子请个假回来。父亲说,我现在就想回来。父亲说话拖着长长的尾音,母亲听出了异样,一个劲儿劝他要坚持……父亲就坚持,却不想又是东东改变了他。那天给东东分床,虽然以前多次说过,可等到要让他一个人睡时,他不说话,只是哭,哭得惊天动地,大声喊道,为什么我一个小孩一个人睡,你们大人却要两个人睡7他妈妈说,因为世上所有的爸爸妈妈都睡在一起啊。没想到这句话引来更大声的抗议,那为什么爷爷就没跟奶奶睡在一起?这句话,让他们都愣住了,谁也没有说话。东东也哭累了,睡着了。两天之后,儿子决定送父亲回家,车过长江大桥时。父亲笑着说,这城里路太多了,一个人有一条回家的路就行了。儿子看着父亲,此刻的父亲像个哲人。虽然电话上已经说了,可父亲突然回来还是让母亲有点儿不安。儿子给母亲准备了很多礼物,父亲从包里掏出那条被包得严实的裙子说,你这辈子还没穿过哪……夜里,母亲问父亲,你是不是讨人嫌才被送回来的,父亲说,也不是,世上所有的爹娘都要睡在一起……

必威官网随行版 1

上周弟弟发来一小视频,是关于小侄子的,打开看,是小侄子在幼儿园的,看样子大概是午觉后刚起床,小侄子正在试着自己穿鞋子,忽然有个女声说“你奶奶是做什么的?”接着小侄子的声音“我奶奶是捡破烂的”,听到这回答,心头突然涌上一阵心酸,母亲什么时候开始伦为捡破烂的了,一般的老师都是在问爸妈做什么的,啥时候开始也关心奶奶是做什么呢。

“我的志愿——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有一天长大了,希望做一个拾破烂的人,因为这种职业,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,同时又可以大街小巷的游走玩耍,一面工作一面游戏,自由快乐得如同天上的飞鸟。更重要的是,人们常常不知不觉的将许多还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,拾破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,这……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三毛

必威官网随行版 2

儿子拍照没有出现在此相片里

再琢磨这视频,弟弟发过来有几个意思呢,是让看小侄子的搞笑回答?还是在告诉我母亲“捡破烂给她孙子丢人了?抑或是给她儿子儿媳丢人了?突然想起了这个“捡破烂”的事情,上次母亲回来大概是和我说过的,说在带小侄子之 余,和一群也带孩子的老大姨们,大概是发现一处要拆迁地,什么纸箱之类没人要,觉得可惜,于是开捡,之后大概捡的破烂种类,捡拾范围又有扩大,捡拾的时间大概是一天的早晚或周末不用带孙子时,也或许是小侄子看到过,在小侄子眼里奶奶俨然就是一个捡破烂的了。

01

2014年6月24日,这一天是高考成绩出来的日子,就在刚才,北京时间18:00,我查了我的成绩,429分。

这个成绩,三本线都不够。

其实,成绩在早晨8:00就可以查了,可是我迟迟不敢查,一直在拖延,有人打电话询问我,我也只是推辞说我现在在外面还没有查,其实是我不敢查。

从早到晚,手机基本上被打爆了,父母的电话,大伯的电话,姑姑的电话,四婶的电话,几乎所有能跟我沾上边的亲戚都在打我的电话,真是烦透了。

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接他们的电话,无非就是问我考得怎么样云云的。

于是我把手机关机了,然后,一个人静静的走在街道上,路灯打在我身上,把我的影子拉的时长时短,正如我此刻的心情,忽上忽下。

我踢着脚下的塑料瓶,扭头看见了一个拾荒者。

有什么回忆渐渐的涌现在我的脑海中。

其实,从小到大我都不是什么爱读书的好学生,在班里面一直是吊车尾,可能我天生不适合学习。

在我初二那年,父亲也出门打工了,走的时候把我送到爷爷家,爷爷家住的是一个四合院,正对着院子的是一个大客厅,然后客厅的旁边边是主卧,爷爷和奶奶住在主卧,然后主卧的隔壁是侧卧。

院子的侧面是一个两层的小楼房,一楼有一个书房,然后厨房,厕所,二楼是两个房间,我住在靠楼梯的那间,里面的一间用来堆放杂物。

爷爷家临近我们那的学区,所以我爷爷这里的住户都会把自己家里多余的房间空出来租出去,租给一些学生和他们的父母。

爷爷家也不例外。

网图

农历十月初二是我的生日。秋高气爽,阳光普照。一早,老伴起来煮鸡蛋,三个白嫩光滑元宝,用红花白瓷小碗盛着,倒一些开水,加入红糖,搅拌均匀递给我,算是生日早点。元宝代表吉祥如意,红糖表示甜甜蜜蜜。我十分感激。

不管专业的还是业余的,也不管是捡的哪类,总之母亲现在成了一个“捡破烂"的。

02

刚开学没多久,家里就来了两个租客,一个头发花白身材佝偻的老奶奶——翠花(奶奶是这样叫她的,我姑且也这么叫吧),和她正在读高四的孙子——大荣。

没错,大荣是复读生。

可能因为大荣有晚自习,课很多的缘故,我很少见到大荣,多数时候我见他奶奶比较多。

翠花是个很善良的老太太,而且她很疼爱她的孙子,从她省吃俭用,自己每日三餐吃咸菜馒头,而给孙子买各种好吃的我就知道。

我仍然记得,有一次翠花给我塞了一个巧克力派,非常好吃,我发誓在此之前我从未吃过巧克力派,以至于从那之后的很长时间我都对巧克力派情有独钟。

在爷爷家住的日子很无聊,基本上周末不上课的时候我都是自己在自娱自乐,用从班里带出来的粉笔在院子的地下画画啊,踢毽子啊,发呆啊,看蚂蚁啊,就是那时我无聊的消遣。

每当这个时候,翠花就会在院子里一边洗瓶子一边看着我玩耍,当然我跟她并没有太多交流。直到有一天不知怎么的我们聊起天来,忘记是谁先开的头,总之我们聊了很多。

然后,我知道了,她每天都会在我们学校门口捡瓶子,然后再洗干净,卖给收废品的人,以这样的微弱收入来维持她和孙子的生活。

后来我不知道怎么了,一时冲动也好,同情心泛滥也好,向她许诺以后我尽量把班里的空瓶子带给她,因为我知道班里每天喝饮料的很多,空瓶子也很多。

之后我没有忘记自己的许诺,每当放学,我总会把班里面可以找到的空瓶子尽量多的带回家,能帮到翠花让我很高兴。

01

我给母亲打电话,母亲说她刚才给我打电话没有打通,她老人家在电话里祝我生日快乐。家乡人说,儿子过生日是娘过难的日子,必须买一些东西孝敬父母。可我在千里之外没有办法给母亲买吃的东西,只能电话嘱咐她自己搞一点好吃的,还告诉他祭一下父亲。

想想当年,家里本为自家吃而种的菜,收获多了,自家吃不了,都不好意思去附近集市上去卖,大都向邻居分了,为何现在70岁的母亲就成了一个“捡破烂”的?

03

可是没过几天,我可能新鲜劲过了,也可能是意识到了这样做,班里同学时不时投来的怪异目光,让我感觉非常不自在,感觉很丢人。

那天,我依旧把瓶子带回家,然后看到翠花在洗瓶子,我就把自己带回来的瓶子往她那一扔,然后就进屋了。

之后的几天里,我都没怎么和翠花说话,也没有再帮翠花捡瓶子,我想翠花也意识到了我的不对劲,每当我放学也只是看着我笑笑,没有再问我什么。

后来,我对这件事莫口不提,好在翠花也没问我为什么不再帮她,但是,翠花依然会时不时给我一些小零食吃。

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,直到有一天我和班里的一个男生打架了,然后班主任叫家长,我在办公室里对班主任说,父母不在家,爷爷年纪太大去不了,叫家长的事也不了了之。

这件事没过几天,某一天我放学回家,一进门看到了一个让我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母亲回来了,我当时看着母亲没敢认,因为我大概两年多没见她了,印象中的她很年轻很漂亮,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老了许多,沧桑了许多的人让感到陌生。

我什么话都没说,转头上了楼上,后来我才知道是班主任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才回来的,因为我成绩太差,班主任劝说母亲让我留级,最后母亲决定回来看着我学习。

过了好多天我才开始与母亲亲近起来,不过我的成绩实在是太差了,最后我还是留级了,好在刚开学没多久,现在留级还不晚,然后我从原来的初二(2)班,搬到了现在的初一(1)班。

从我留级开始,我也在想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,要好好学习了,于是每日认真学习,认真听课,慢慢的融入新班级,一切都步入正轨。

一年过去了。

万和小区拆迁了,周围一片废墟,烂砖瓦块堆积着,长短木头横七竖八地躺着,满目荒凉。唯独王玉英老人的三间破土块房屋还孤零零地杵在那里,显得格外扎眼。

以往在家过生日,母亲亲自去我那里,送一些东西给我吃,跟亲友们一起热闹。父亲和岳父岳母在世也来我家。他们说"若要好,大敬小。"我说经当不起,折煞我了。但是他们年年总是一早就来了,没有办法。待到朋友们闹腾了两天之后,我再称肉买酒给父母和岳父岳母。

04

这一年,荣子又一次高考失利,又复习了一年,这一年他高五,他的父母依然坚定的让他放弃上学让他回家种地,可是翠花一如既往的支持着她的孙子。

这一年,我在期末考试中进了年级前一百名,妈妈很为我骄傲。

春去秋来,荣子最终考上了他理想的大学,我忘不了翠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送孙子上大学时脸上的喜悦。

我一直很佩服她,也很佩服荣子。

回忆到这,我想是时候对自己负责任了,不能逃避下去了。

我决定复习一年。

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。

因为我知道这个城市里曾有人比我更努力。

无论是通过捡破烂供孙子上大学的翠花,还是复习两年考上理想大学的荣子,他们都努力过,并且成功了,所以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一把。

毕竟路在自己脚下,现在自己就面临着人生的分叉口,牵一发而动全身,要慎之又慎。

现在自己的每一个决定正在改写着未来。

三个儿子都争着要接他们的老娘去跟他们住,可王玉英就想一个人住。她央求儿子们,让我一个人住好吗?

今天早上,儿子儿媳洗漱完毕来我面前祝福老爸生日快乐。孙子也知道爷爷生日,高兴地说;“ 呵呵,有生日蛋糕吃。”

05

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各式各样的拾荒者,他们有的为生存,有的为子女,有的为……

不论因为什么,这是他们的选择的生活方式,不偷不抢,凭着自己的手脚挣钱,这本身就很励志。

我看着眼前的拾荒者,在灯光下佝偻着身子,在垃圾堆寻找塑料瓶,以及其他有回收价值的东西,突然间很触动,生活或许时不时给你开个玩笑,可是只有直面它,才能克服它,总有一天冲破它,然后美好的生活开始。

我想荣子和翠花此时此刻应该在哪里幸福的生活着。

生活不会亏待那些努力的人。

王玉英今年已七十八岁,满头白发,饱经风霜的脸刻满皱纹,像风干的西瓜皮。腰佝偻着,个子更显矮小。她住了将近一辈子的老房子要拆迁了。当地政府实施棚户区改造,除了给她赔偿钱以外,还给她一套新楼房。多么好的政策,可王玉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此刻,我感到有古时老爷子的味道。那时,老爷子每天早晚有人请安,吸着水烟,泰然自若。如今的老爷子倘若每年生日享受一次这样的礼遇,实在受宠若惊。

最近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回来的次数多了,而且都是大包小包地往家里提,王玉英有些发愁,心想我一个老婆子哪能吃这么多。儿子们好像这些天也不那么忙,总是隔三差五地回来看她。以往过年时候还总说要加班,不能回来。现在工作轻松了?在广东打工的小儿子最近电话也多了,还说过几天回来接老妈去广东。我老了,跑不动了,哪儿也不去。

编辑:必威-女性养生 本文来源:可我在千里之外没有办法给母亲买吃的东西必威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